• 日记

    2006-04-29

    准备了近半个月的登山活动今天算是开始了,订计划、采购、装箱、整理,一步步计划完成了,今早,两辆兰州出发的车辆被塞得满满的出发了,随行的还有六名队员,我原来也计划今天跟车出发,但单位最近有一些麻烦事,所以只能今晚走了。中午参加了好友的婚礼,热闹而隆重,不知道弟兄们晚上怎么折腾两位新人?少了我这个出馊主意的人,闹新房的节目会不会暗淡无光呢?哈哈!

    六点回家,脱去参加婚礼时穿的西装,换上体恤、速干裤,感觉轻松不少。又要出门了,心情颇不错。母亲煮了饺子,每次外出前必吃,“出门的饺子,进门的面”,这是几年来一直坚持的优良传统,出门前把自己房间里的杂物都收拾一边。

    火车是八点半的,我没有票,原因是兰州根本不买这趟车的票,只好上车去补了,希望能补到!希望结婚的新人外出旅游能顺利;希望朋友新添的儿子茁壮成长;希望备课的备课顺利;希望我此行能顺利。

  • 2005小结

    2005-12-30

    时光荏苒、白驹过隙,一年时间转瞬即失。

    上半年出差去了乌鲁木齐、成都、重庆、贵阳等地。工作游玩两不误。印象最深得算贵阳之茅台酒,平日里自觉酒量尚可,没想到,贵阳短短四天里,便醉了两次,这显然与接待方热情洋溢的劝酒密不可分。酒还要喝地,但每每喝醉,翌日捶胸顿足地后悔,倒不是后悔放开了吃酒,悔的是醉酒后信口开河、胡说八道、大话连篇之态,清醒后甚忐忑。每每发誓少饮,过些时日“誓言”便抛之脑后,周而复始,自愧于心。喜欢喝酒,当与好友共饮,觥筹交错、话题宽泛,兴起时“挖到”声一片、无奈时相拥而泣,倒也痛快。

    自己出游,共有三次,其一:五一期间与同学游天水,重游羲皇故里、麦积石窟则另有感觉。其二:七月间独往拉萨,自格尔木以自行车代步,共骑600余公里,期间右腿宿疾发,搭车至当雄,后由当雄骑至拉萨,一路风景可观、人心可观、自心可观。其三,与友王鹏,国庆赴四川绵阳,亦以自行车代步,行蜀道,虽无上天之难,亦非坦途。蜀中佳味甚多,无奈食不得辛辣,甚为遗憾。

    回首一年,孑然一身,倒也自在。年初感情之变,现在想来倒有几分感激之情,心系一处,辽阔世界自然无暇顾及,全身而退,世界豁然开朗。

    七、十两月自考,只过得一门。十一月间报英语补习班,坚持至今,只缺过一次课。

    今年结交好友有二,都为王鹏介绍间而相识,都在京城谋求生计且都为异性,小何小刘是也。

    近来上班无事可做,倒多了时间看书,为准备毕业论文,购得“网络传播”方面书刊若干,学术艰涩,非弄巧能成事,但求皮毛。早有外出谋生之打算,无奈身无长技、父母不允只好作罢。近来单位状况日渐不佳,随收入尚可保证,但终日无所事事,实难继续之。我常与友说:人生就是选择,一旦选择,势必有所放弃。看来选择的时候快到了。